【感谢点开】

安雷only|安雷洁癖|安雷过激

=北星/本质其实是推荐博主(。

头像是弦哥画的我吹爆她!!

cp余弦=lof@余余余余余弦

搭档非生物=lof@非生物

圈地自萌|咸鱼文手|产出随心

【科幻pa/安雷】再见巴别塔『试阅片段|-Ⅴ』


♠科幻AU,改造人安x人造人雷

♠私设如山,和弦哥的激情脑梗 @余余余余余弦

♠人设也是弦哥画的,激情吹爆她!!





文/北星



『片段-|-』


长夜将尽,天幕拂晓。

军靴悄无声响地踏过柏油长路,带起零星的碎石土屑,巨大的锤子被扛在肩上,晨风拂过白暂的脸颊,扬起身后长长的白色头巾,无拘无束,随风飞舞。

男人沿着笔直宽广的马路悠然前行,两侧是荒凉萧索的沙地,锈迹斑驳的铁丝网,缠过摇摇欲坠的高大路标,矗立在他的头顶,乌鸦掠过,嘶哑低鸣着盘旋在上空,灰溜溜的眼睛倒映出他的模样。

被改造过的白色拘束服下,是黑色的高领紧身衣,粗细不一且象征着拘束意味的皮带散布周身,环过脖颈手臂,亦锁住腰际腿部,翻飞的头巾显露出背上的雷霆十字标志,深色的头发随风轻扬,他的左眼角下是NO.Ⅳ的字样,伴随着雷电烙印跃然于那张脸上,醒目异常。

紫色的眼睛望向前方,那仿佛蕴藏璀璨星夜的眸子里一片干净,暗示着他的思绪,早已越过地平线的彼方,明明脚踩着大地,心却不知道流浪去了哪里。

仿佛世界尽在手中,又好似他一无所有。

他是自由的,无拘无束,形单影只,那背影看起来无比强大,同时也如此的孤独。

早间的清风吹过他的身侧,携来寒凉,他闭上眼弯起嘴角,灵敏的听觉早已捕捉到远处细微的声响。

引擎轰鸣咆哮着犹如巨兽,飞快驶过弯道斜坡,景色如花,从眼角片片掠过,那个人摆动肩膀手腕,长指一屈扣紧刹车,重型机车呼啸着擦过他的身侧,将衣摆高高吹起,轮胎在地上烙印下深色的痕迹,完美的一百八十度漂移,伴随着刺耳的急刹车声音,堪堪地停在距离他几米远的前方。

雷狮似笑非笑地驻足,看着对面的人单脚撑地,微开的衣领间,若隐若现着NO.Ⅴ与双剑十字纹印,同竖型的条纹码一道,刻印在脖颈上,微凉的风掀起他的风衣下摆,男人抬起一只手,摘掉了黑色的护目镜。

那双堪比碧空般漂亮的眼睛,就这么暴露在自己的视野内,耀目得仿佛连拂晓的这片苍穹,刹那间都暗淡了一瞬。

他在碧空中间看见了自己的倒影,被温和与暖意包围,世界里好似只有他自己,是骑士在定定地注视着他。

“我想好了,我要去找你上次说过的那个巴别塔。”他听见安迷修温和优雅的声音传入耳朵里,伴随着倾泻大地的曙光,灰色如潮水褪去,涤荡尽所有阴暗,映得他心头一片暖烫。

雷狮把雷神之锤往肩上又扛了扛,注视着他朝自己伸过来的另一只手,即使对方没有说话,他也能透过安迷修的眼睛,明白他的想法,于是他悠然地单手插兜,走到他的面前停下,敛目垂眸,勾起嘴角。

“你邀请别人的方式还真特别。”他径直走到他的身后,抬腿迈上了一侧的脚踏。

“呵,坐好。”安迷修重新握上刹车,感觉到背后,雷狮单手环过他的侧腰,抓紧了自己身前的衣服。

——那通往天堂的神之门真的存在吗?没有痛苦,没有黑暗,如梦一般的理想乡世界,他不知道,他亦不清楚。

他将手中的护目镜扔给对方,又从一侧的口袋里掏出一幅新的戴上,靴子踩动油门,银色的摩托重新启动引擎,扬起大片的尘埃烟雾,消失在路的尽处。

他们驶向远方,开始了新的旅途。




『片段-‖-』



棕褐色头发的男人打开冰箱,拿出两瓶啤酒和一颗苹果,接着轻柔地将柜门合上。

路过流理台时,他又顺手抄起了一只碟子和折叠刀,这才大步流星地走向客厅,经过走廊转角,阳光自落地窗外斜射进来,倾泻木质地面,清爽温暖的风穿过屋内,吹起了白色丝质窗帘,同时亦拂过曲着条腿坐在沙发上,正目不转睛盯着虚拟屏幕的男人的黑发。

雷狮安静地窝在真皮沙发中,敛目垂眸,略长的额发半遮半掩住好看的紫色眸子,从安迷修的角度看去,只能看见他白净的右侧脸,以及线条凌厉的眉睫。

在干什么呢?这么专注……

安迷修挑起一边的眉毛,下意识放轻了动作,绕过沙发背面走向另外一边,经过雷狮身侧的时候,视线不经意间与抬起头的他撞了个正着,紫色的眸子里闪过一刹的警惕与杀意,却在看清那双毫无恶意的碧色眼瞳时,顷刻烟消云散。

像是被沉沉乌云倾覆的大海,暗流汹涌,风暴酝酿,然而下一秒便有光突破灰暗,倾洒海面,波涛平复狂风渐止,温暖如阳,映亮了整个世界。

是条件反射的警戒啊……

安迷修一屁股坐下,将东西放在木质茶几上,只一手握着苹果,一手拿着折叠小刀,看也不看地就准备削起苹果来,他把脑袋伸向雷狮的肩膀,同他头挨着头,睁大眼,这才看清对方抱着移动终端是在玩游戏,虚拟屏幕上是投影出的硝烟战场,雷狮操纵着角色一路向前,遇到怪物就是一脚,看见对手就是一刀。

他玩游戏的风格,和他本人的气质如出一辙,人挡杀人佛挡杀佛,安迷修看着还在不断刷新的击杀数,折叠刀的刀柄被他握着,习惯性地在手中转了两圈,银色的锋芒对着空气,唰唰几下切好一块苹果,用手指捏着举到雷狮嘴边。

“都是一群弱鸡。”黑发的人毫不留情地说完,张口咬住那块果肉。

果香的清甜溢满舌尖,伴随着暖风拂来的属于安迷修的气息,让他心情平静,雷狮猝不及防一个头槌撞上他的脸,痛得骑士倒吸一口冷气,脑袋立刻缩了回去,坐直身体。

紫色眼睛的男人无视同居者的控诉,只是让自己往下滑了滑,接着侧过身体,长腿挂在沙发扶手上,往后一靠,将重心都压向了对方的肩膀。

“嘶……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?”安迷修气极反笑,把牙咬得咯咯响,敛眸看着他黑色的发顶。

“别吵。”雷狮十指翻飞,目光紧盯着炫酷特效中的他自己,安迷修一转头便能看见,他是怎样的大杀四方,灵巧地游走于人群之间,以各种刁钻的角度和姿势卡着对手的死角,接着就是连击一套。

安迷修看了一眼他的脸,注视了将近半分钟,忽然抬起手来,摸上了自己的耳后,轻微的咔哒声传入雷狮脑海里,他不用回头也知道,对方尖尖的耳朵,此刻正像藏着暗扣的机关一样,先是耳部微微下陷,继而弹起分开,细小精密的合金材质连接着耳廓与脸颊,露出的那片皮肤之下,是橡皮大小的空间,细长的数据线从中掉出,轻轻地滚落到雷狮肩上。

他腾出一只手,摸上自己的肩膀,准确无误地找到那个精细的端口,一把扯出老长,目不斜视地插在自己怀中的终端上。

“给你充电了,不用谢。”雷狮掌心流窜过细小的电光,整个人往后压了压,安迷修会意,迅速又切了一片苹果,塞到他的嘴里。

“要不要我陪你打一盘?”他也掰了一块儿扔进口中,歪了头贴上对方的脑袋,看似很硬的发质,不知是不是因为晒了阳光的缘故,实际上还有点软软的感觉,雷狮黑色的发戳着他的脖颈,暖暖的,还有点儿痒,让他忍不住又蹭了两下。

“你不是只会玩别踩白块儿?”打着游戏的人头也不抬便是这么一句,棕褐色头发的男人身体一僵,往嘴里塞苹果的动作一顿,立刻反应过来,他将口中的食物咀嚼咽下,这才幽幽开口:“不要小瞧益智类游戏啊,可以锻炼大脑反应力的。”

“你的创造者听见这句话八成会想跳海。”雷狮毫不客气的开口:“靠音游保持大脑灵敏度的改造人,哈,真有意思。”




『片段-Ⅲ-』



天空一瞬间便暗了下去,山雨欲来,风暴将至。

安迷修条件反射地双手护胸,几乎是下一瞬间,雷狮的腿携着雷霆万钧的气势,毫不留情地踹上了他的手臂,清脆的喀嚓声传入脑海中,他不可避免地整个人后飞了出去。

他的唇边溢出一丝闷哼声来,墙灰碎石自他身侧簌簌落下,不用回头也知道,他的身后,此刻肯定裂纹如蛛网,凹陷出了一个圆形的深坑,后背撞击墙壁的触感震得他胸腔发疼,但让他心率加速的却不是震伤,而是相隔十几米之遥,尘埃消散之后,显露出的景象。

雷狮的头巾随风飞扬,黑色的发自白暂的脸上摇曳,隐没其间的那双紫色的眼睛,在烙印于眼角的雷霆和数字的衬托之下,闪烁着微光,像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深渊,美得惊心动魄,同时也极度危险。

像是星海倒映着天空,天空也注视着星海,他们在彼此眼中看到自己,藏着棋逢对手时的兴奋,脸上一派无所畏惧。

他垂下手去,略显僵硬地活动了下腕骨,反向扭曲接近四十五度的手臂,发出令人牙酸的咔咔声响,安迷修抬起另一只手,面不改色干脆利落地掰直了断掉的骨头。

他摊开手,万千星光自手心中汇聚,青蓝色的光粒子包裹住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掌,圆形光环凭空生成,自动连接修复断掉的臂骨与神经,他改平放为抓攥,握紧了那片虚空。

抽出的动作几乎就是一瞬间,双手交叉横于胸前,光粒分解重组成蓝与黄的双剑,刀刃向下,隔着交握的刀柄,他露出半张脸来,碧空般的眸子中满是寒凉,再无一丝以往的温和爽朗。

“怪物。”雷狮嘴角扬起危险的笑,电光自他周身汇聚,化作巨大的雷神之锤,咚地一声斜敲在地上。

“彼此彼此。”安迷修注视着蓝色的雷霆流窜过他的皮肤,像是荆棘一般缠绕上那具躯体。

他不止一次觉得,雷狮眼角的图案像是黑色的眼泪,烙印在心底最深处,如同尖锐的刺,即使是稍稍地触碰一下,也会引得雷霆震怒,血流不止。

但是他毫不在乎,剧痛久了都会麻木,他已习惯一个人行走在荆棘之间,偶尔抬头望去,世界仍旧一片黑暗。

同他何其相似,又显得极为不同。

明明他们一开始就不是一路人。

雷狮挥动锤子,银色雷霆化为光刃,冲着他的面门奔袭而来,安迷修交叉双剑挥出,剑气化为风刀破开虚空,与电光自半空中交汇,激烈碰撞后向两边弹开,一方劈裂了危楼的灰墙,一方炸碎了承重的柱台。

扬尘与灰烬再一次充斥视野,他们几乎是同时行动了起来,半俯下身,贴着地面冲进尘埃之中。

锤柄与刀身相遇,擦出一连串电光火花,安迷修的招式迅疾而凌厉,寒冰与业火交替着擦过他的身侧,无愧骑士之名的高超剑术,逼迫得雷狮一边后退一边招架。

然而比他更为狠厉的,是雷狮挥舞锤子时的动作,自下而上扬起,带着千钧之势与万钧之力,长柄的武器,并没有因为近距离的贴身攻击而出现迟缓,相反在精巧的体技加成之下,与双剑战至势均力敌。

安迷修一剑刺向他的腰际,被对方以锤柄招架了下去,棕褐色的眉头一皱,碧空般的眼睛里闪过一瞬寒光,流焱剑上腾起一片红莲,迅速窜过雷神之锤黑色的长柄,雷狮下意识放松了力道,他顺势以剑上挑,那把巨锤刹那间便腾空飞了起来。

尚不及刺出另外一把剑,下一秒,雷狮的拳头便袭向他的胸膛,骑士后退一步,碧色的眸子瞥见紫色眼睛的男人嘴角带笑,反弓身体,借着朝后一仰的姿势,躲开横扫而来的剑锋,双手撑地,长腿抬起,完美利落的一记后空翻,脚尖踹向安迷修的手,凝晶化为流星飞向一旁,刀刃直直插入墙里。

安迷修手腕一翻,流焱贴着手背转出利落的剑花,被他反手握住,自胸前划过身后,隔开自己与他的距离,趁着雷狮后跳一步的空挡,他张开手掌伸向虚空,凝晶剑发出低沉嗡鸣,旋转着飞回他的手里,蓝与黄的双剑一正一反,横握在胸前身后。

有风自墙体的破口外拂来,吹动了他的衣摆,棕褐色的发轻柔地掠过俊逸的面容,骑士强大而坚定的气息矗立在原地,宛如高墙壁垒,那双碧空般的眸子,一瞬不瞬地盯着对面男人的动作,庄重又专注,再无半分平日里的温和。

是他时常会看见的,安迷修的样子,无畏无惧,正直严肃,有着对世界不屈服的意志,也有着对实力强大对手的敬佩与尊重。

雷狮迎着他的视线,同样不客气的回望,连眼神都不曾闪烁过半分,只站在原地抬高手臂,一把接住掉下来的锤子,重新扛在肩上。

“有点儿意思。”他咧出一颗虎牙,紫色的眼睛中是审视猎物般的目光:“能和我打这么久,看来联盟的人也不全是鶸。”

“我先谢谢你的评价?”他岔开一步,微微躬身,下一个瞬间,尘埃落土飞扬满天。

碰撞声铿锵有力,剑气与锤风震开一圈烟雾,安迷修双剑交错贴近雷狮的脖颈,而雷狮的锤子距离安迷修的脑袋,仅仅几厘只差。

因为太过用力,他和他的手掌都不自觉微微颤抖,修长好看的手指骨节泛白,他们贴着彼此武器的边缘,再一次拉近距离,脸对着脸,眼对着眼,从远处看去,仿佛是个情人间互相拥抱,耳鬓厮磨般的暧昧姿势,实际上只有他们才知道,死亡女神此刻就在他们耳边,低语着要他们互相毁灭。

“哈,要不要来打个赌。”雷狮贴着他的耳廓出声,黑色的发同棕褐色的发交错在一块。

安迷修睁大双眼,却也只能瞥见他脑后不规则的头巾,浅浅血腥味萦绕在鼻端,吐息若有似无地喷洒过他的脖颈,拂过那片烙印着双剑与条形码图案的皮肤,好似无形中流窜过一连串的电光。

“小瞧骑士可是会死的啊,雷狮。”他顿了顿,然后开口,稍低的声音飘入雷狮耳朵里,恍惚是碎吻落在耳畔,轻浅如风。




『片段-Ⅳ-』



『……滋……滋滋……』

最先印入脑海的是电流的声音,眩晕感如同冰冷的王蛇游走于皮肤,细密的鳞片寒凉刺骨,环过身体,缠绕脖颈,再慢慢收起,窒息如冰包覆感官,禁锢得他喘不过气。

『手术……完……实验体……NO.Ⅳ……心电良……好……』

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,刺激着神经,五感逐渐聚拢清晰,唯独眼皮如有千斤之重,费力半晌,也不过轻启一条细缝。

『我们……成功……了……』

意识的混沌仍旧充斥着大脑,散乱的记忆搅得思维天旋地转,他感觉脑海中的一切都被一分为二,一边充斥着阳光温暖,一边浸透了刺骨夜寒。

白色的世界中,有年少时的男孩,近乎没有血色的脸上,是漠然的微笑与疏离,华服着身,王冠高举,披风上以金线描绘出大气繁复的徽章,少年皇子抬头望向无垠苍穹,紫色的眼睛仿佛暗藏着天与地。

而黑色的世界里,是巨大单调的玻璃培养罐,身材颀长的男人,漂浮在淡黄色的液体中,穿着白色过臀的拘束服,双手交叠抓着自己的肩,宽大的领口遮去了小半张脸,浅色绷带不规则地环过脖颈,包覆脑袋,只露出一只眼睛来,最外层是厚实过长的皮带,正随着水波上下飘动。

白与黑交融汇聚,将一切混合成迷雾般的灰暗,一高一矮的身影面对面站立,同样的黑发,同样的紫色眼睛,他们凝视着彼此,看起来陌生又熟悉。

“——”

对面的少年动了动嘴,无声地说了什么,青年下意识伸出手去,尚未触及他的衣角,雷霆自虚空降临,如同带刺的光鞭,抽碎了面前的灰暗。

连同着皇子的身影一道,像是镜面一般皲裂破碎,巨大的闪电好似锋利的刀剑,猝不及防便贯穿了他的胸膛。

酥麻过电的感觉流窜于四肢百骸之间,像是有看不见的手,攥住了他的心脏一般,冰冷与茫然叫嚣着要将他撕碎吞噬,骨子里的血性和杀意被最大化地激起,理智濒临崩坏的边缘,像是行走在悬崖旁的旅者,往后是绝境,向前是深渊。

“——雷狮。”

男人蓦地睁开了眼,微小的气泡从他身边飘过上浮,晶紫色的微光透过束缚头部的绷带,未被遮起的左眼中,泛起摄人心魄的寒芒。

他自长梦中醒来,转眼又坠入另一片黑暗。




『片段-Ⅴ-』



“安迷修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知道巴别塔吗?”

“那是什么?”

“据说是传说中的神之门,能通向天国的高塔。”

“嗯哼,然后呢?”

“是由不自量力的人类所创造出的……通往理想乡的大门。”

“雷狮,你别告诉我你的目标是要找到它吧?”

“嗤,你居然还相信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啊?”

“那你跟我说它干什么?你要是无聊就睡午觉去。”

“你想打架吗?”

“你别想,最后的骑士是不会让自己被冲动支配头脑的!”

“别客气,我现在就可以一锤子让你脑浆炸裂。”

“你这家伙——算了,说吧,怎么突然就提起这什么巴别塔了?”

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那个所谓的天堂……有点儿意思吧。”

“毕竟我们都是要下地狱的嘛,好奇天堂很正常。”

“……果然我还是把你锤出去吧。”

“那么就去找呗。”

“你说什——”

“那么就去找呗,为了宝物启程,不是挺符合你这个海盗的吗?”




『试阅-End-』



♠补充一个塔哥曾经画过的,表白塔哥!

♠这个试阅从前往后看和从后往前看都木什么问题滴(。

♠诚惶诚恐居然百fo,感谢大家喜欢叻(x


评论
热度(48)

© ⭐北星初晓⭐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