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感谢点开】

安雷only|安雷洁癖|安雷过激

=北星/本质其实是推荐博主(。

头像是弦哥画的我吹爆她!!

cp余弦=lof@余余余余余弦

搭档非生物=lof@非生物

圈地自萌|咸鱼文手|产出随心

【向哨/安雷】Polaris 『1』



♠向哨AU,向导安哨兵雷。

♠表面上的向哨实际上的——(剧透了住口

♠瞎写系列,石乐志三俗爽文,一堆请忽视的bug,OOC属于作者。

文/北星

『序』

他已记不清是谁曾经这么说过,唯有午夜梦回时,在意识的最深处,还能想起那模糊的身影。

有人把年幼的他抱在怀里,开口是沉稳有力的声音,像是风声低语,充满了温暖的陌生情绪。

“如果哪一天,你迷路了,那么就抬头看看天空吧。”

面容有些模糊的人似乎是对他笑了,夜风猎猎,他却没有寒意,只是仔细听着那人的声音,意识越飘越远。

“跟着那颗星星前进,不用害怕,无论你去了哪,北极星下,那里总有等着你回来的人,还有你的家。”

而多年以后,当安迷修把幼时师父对他说的刻印在记忆中的话,完整地复述了一遍给雷狮听完,惯来对煽情嗤之以鼻的海盗头子,这次依然摆出了一脸嫌弃,然后鲤鱼打挺站直身体,一把扯过他的领带,从上往下,俯视一脸莫名奇妙的年轻骑士。

雷狮甚少离身的白色头巾上有颗星星,这是安迷修天天都会看见的,大概至死也不会忘记的场景,而它的主人现在正专注地看着他,星辉漫天,却不及他紫色的眼,在夜里亮如月华,满是坚定。

“看好了安迷修。”雷狮咧出一口白牙:“本大爷头上的这颗才是你的北极星。”


『-1-』

若问安迷修这辈子最想干却没干成的一件事是什么?他大约会沉思着回答,我想暴揍一回十八岁的自己。

十八岁的夏天,天高风远,晴空万里,略微燥热的风拂乱了棕褐色的发,唯有那根逆天的呆毛毫无影响,甚至还为了彰显主人的心情一般,随风抖动了两下。

当年青涩的少年背上一对双剑,捏着泛黄老旧的纸张,穿行在校内树林中央,连绵起伏的建筑群依山而立,被森林与丘陵紧紧地包围着,唯有西面向海,坐落着宽阔的码头,舰船与空艇都自那方而来,载着第一次踏足的新生,也载着久未归来的旧人。

安迷修走走停停,再时不时抬头四下张望,他手里那张勉强可称为地图的东西,是他失踪多年的师父为数不多留存给他物品之一,若不是这次他转回了人生地不熟的凹凸学院,向来节俭的生活又没什么钱,也不至于要沦落到翻他师父以前的随笔,用来认路的地步。

“怎么感觉这和师父画上的不一样……”

年轻的骑士摩挲着下巴,脸上难得浮起些许为难的神色,他自觉和别人打交道没什么问题,但架不住晚了几天到达的缘故,现下又是最热的午后,途径此处的人屈指可数,也不怪想问个路还找不着个人了。

安迷修左瞧瞧右看看,除了绿色的树就是青色的草地,清风从林间穿过,掺进了一丝凉意,这地方是个乘凉的好去处,但现在他却没什么心情坐下观赏风景。

“——”

托基因优势与时常锻炼的缘故,细心的少年发现入耳的除了风声,还隐藏着别的一些什么,闭目聆听,随风而来的是女性的声音,似乎非常紧张的样子,语序颠倒,杂乱无章,安迷修的呆毛登时竖了起来,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前几日随手翻过的那本小说来,似乎有个段落便是幽暗的森林中,手无寸铁的女孩子被人逼迫至湖边,来人阴沉地笑着,然后手起刀落……

不好,说不定是哪位美丽的小姐遇到了危险!

骑士先生从背上抽出双剑,握在手中,脚下生风,皱着眉循声冲了过去——

在安迷修前十几年的人生中,一直以为,自己将来会找个娇小可爱的哨兵、或者是普通人做自己的伴侣,他会把她捧在手里,放在心上,他们会有一个温馨的家,日子平淡却很安稳,或许还会有几只宠物或者几个孩子,他会找回他的师父,然后做着一份普通的工作,就这样简单地度过一生……

——然而命运却跟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,至少他从没想到过,他以后的爱人不仅一点都不娇小,甚至还比他高。

年轻的骑士在冲出那片树林前就掷出了手中武器,双剑落地,蓝与黄交织,冰与火交错,隔开以冷热铸造的安全屏障和距离。

他听见有人讶异地嗯了一声,正巧那时他穿过了林海,阳光铺天盖地倾泻而来,映亮了整个世界。

然后他抬起头,撞进了一片如同水晶般亮丽,又堪比夜幕般绚烂的紫色之中。

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雷狮。

雷狮第一次见到安迷修时非常的猝不及防,那人就那么随意地从他面前的树林中冲了出来,蓬松四翘的棕褐色头发,整洁干净的白色衬衫,就连领带都打得一丝不苟,可他手腕和大腿上却缠着纱布,黑裤子下是双风骚的小红鞋,在将对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后,海盗头子开始怀疑,这个人的审美究竟是在哪个世纪。

但是当那人抬起头时,他还是有些被惊艳了一下,那个家伙有双薄荷绿色的眼睛,像是清澈平静的湖泊,满载盛夏暖意,比他见过的所有宝石都还要美丽夺目。

可惜这个念头仅仅只是在一瞬而已,对方在看到他时也愣了一下,然后飞快地反应了过来,走到交错在地的两把刀面前,站直了身体,抬头瞪着佩利。

“你们是什么人?要对这两位可爱的小姐做什么?”

雷狮一瞬间觉得有趣,他挑了挑眉,看向男孩身后瘫坐在地上紧紧靠在一起的女孩们,他明明才是被莫名其妙堵了路的那个,这两个不认识的女生,不知道从哪打听到他喜欢在这片树林里晒太阳,于是一早就等在了这,他出现的时候就飞快地跑过来,踌躇了半天,结结巴巴地开口,说我喜欢你。

喜欢?真是好笑。

雷狮俯视那俩姑娘时虽然嘴上挂着笑,但眼神却是冷的,宇宙海盗不需要这种会拖后腿的东西,何况这两个人最高大概也就B级的水平,在他看来弱得连锤子都不要,动动手指就能把她们打倒。

可他并没有这么做,从小到大的经历,让他骨子里仍保持着皇族的一些习惯,于是他只是咧开了嘴,锐利的虎牙一闪而过,开口喊了声:“佩利。”

高大的黄发男人走上前去,只这么一个动作,便吓得女生们往后退了一步,佩利笑了起来,围着她们俩走了一圈,鼻子动了动,然后开口:“什么嘛,才两个B级向导,这么弱简直没意思。”

其中一个女孩子涨红了脸,嘴张了张,却发不出声音来。

然后便是凌厉的剑气划开虚空,佩利条件反射后跳一步,一蓝一黄的剑交错着,横插在他们与她们之间,剑身尚有一丝轻微震动,发出悦耳的嗡鸣声。

安迷修就在这时撞进了他的视野,他的世界。

“啧,这又是哪里来的小老鼠,你妈妈没教过你不要多管闲事吗?”佩利磨了磨牙,用狼一样的眼神盯着安迷修。

薄荷绿眼睛的男孩却先回头,给了两个女孩子一个自觉完美无缺的微笑,两姑娘被他的眼神看得一个激灵,互相疑惑着抱得更紧。

但是安迷修并没有看到她们的动作,因为他已经回过身去,一手放在胸前一手放在背后,微笑着对佩利说:“我的原则和道义可不允许,在美丽的小姐遇到危险的时候坐视不理。”

“切,你以为自己是什么骑士吗?”佩利在空气中使劲嗅了嗅,忽然皱起眉头:“你身上是什么味道,恶心死了。”

杵在一旁没说话的卡米尔与帕洛斯敏锐地发现,对面的男人在听到这句话时,脸色瞬间一变,眼中闪过一丝震惊,却又很快消失在微风里,他伸手拔出了面前蓝色的剑,有浅色的白雾萦绕剑身,模糊了安迷修被黑色布套包裹着,却依然骨节分明的手,佩利眉头一展,恍然大悟道:“哦!你也是个向导!”

“呵,还以为是来了个什么厉害的角色,原来又是向导啊……”白发的男孩双手抱胸,安迷修注意到他肩上似乎停驻了一只老鹰,大概是他的精神向导,锋利的眼神越过他的肩膀,死死地盯住他身后的两个姑娘。

“诶嘿,是个没见过的生面孔。”佩利挠挠头,然后摊开了一只手,黑色的光在他手上汇聚成球,他露出一个仿佛染着血的笑来,开口是狼一样的利齿:“哈,小老鼠,来陪我玩玩吧!”

安迷修几乎是在他动了的刹那也抬腿跺了下脚,黄色的剑从地面被震起,落入他的手中,他将两把剑交叉在胸前,凝视着向他冲过来的狂犬,交锋只在一瞬,却掀起了大片的草叶与烟尘,有风拂过,吹散了那片尘埃,露出的景象让场面有了片刻的寂静。

帕洛斯饶有兴趣地看着被掀倒在地一脸懵逼的佩利,而卡米尔则是习惯性压低了帽檐,盯着交叉在佩利脖子上的双色长剑,安迷修面色严肃,薄荷绿的眸子里写满庄重。

“你大意了。”他与佩利对视不过三秒,然后直起身子松了口气:“是我赢了。”

雷狮一言不发地看着面前的一切,忽然咧出一个危险的笑容来,他的腿部发力,半路一跃而起,双手在空中做出虚握的姿势挥下,零星火花闪烁,黑与白的光点汇聚成造型独特的巨大锤子,带着银色的电光与紫色的雷霆轰然而至,安迷修后退一步,同时伸脚把佩利踢远以免被波及,然后抬手以双剑防住下落的锤子。

“轰!”

尘土飞扬,狂风翻卷,他们同时向两边跳开,海盗团团长落回了团员们面前,而年轻的骑士则后退一步,抬起一只手,握着剑,护在两个女孩子身前。

“大哥。”卡米尔在后面低声叫他,不知何时手里多了台小巧的电脑,雷狮略微侧头,以眼神示意他什么事。

“他是今天刚转学登记到向导学院的安迷修,是个——S级……”卡米尔没什么表情地看了眼对面的男人,无视后面目瞪口呆的佩利,把视线转回自己大哥身上。

“嗯。”雷狮望向十米开外的安迷修,黑发下半遮半盖的紫色眼睛里透出张狂不羁的笑意:“原来这学校里还真有不那么鶸的存在,看来以后的日子也不会过得无趣了。”

“那、那个……”倒是安迷修身后的两个向导姑娘急得快哭了,其中一个看了一眼这边的雷狮,又飞快地收了回去,她抓着同伴的衣服稳住情绪,这才抬头迎上安迷修温和到让人狂冒鸡皮疙瘩的目光:“那个人是哨兵学院的雷狮,实力S级,很、很可怕的……”

“不要害怕,美丽的小姐。”安迷修微笑着摇了摇头,虽然感觉哪里不太对,却仍然坚定地说道:“没有骑士会半道扔下女士们然后自己离开,我会保护你们的,别担心。”

等等是这个问题吗?!两个姑娘们有点欲哭无泪,事情好像往不可控制的方向开始发展,她们看懂了雷狮的态度,现在只想赶紧打道回府,离开这个地方,最好再也不要来了,但这位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学弟还是学长却不这么想,年轻人似乎并没有将她们的叮嘱放在心上,反而重新握起剑,看向了彼方。

向导对哨兵,绿色对紫色,骑士对海盗。

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雷狮海盗团的团长,雷狮。”黑发的男人扛着锤子,笑得桀骜不驯。

棕褐色头发的青年点点头,回答道:“如果可以的话,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,安迷修。”

“噗——”佩利在后方发出一声不合时宜的笑来,引得帕洛斯抬手拍了拍他的头。

安迷修与雷狮面对面站着,隔着差不多十来米的距离互相打量起对方,年轻的骑士这才注意到,他对面的人似乎看起来比他还要高一截,身材颀长,看着很瘦,但每块肌肉里都蕴含着力量,不然也做不到刚才那样,一锤子差点把他锤飞出去这种事了,这人头上绑着条长头巾,脑袋中间还有颗显眼的星星,白底蓝边的短袖兜帽卫衣,内里居然是高领紧身打底,搭配牛仔裤与运动鞋,有种介于成年人与青少年之间的诡异和谐感。

薄荷绿眼睛的少年面容扭曲地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,全然不知道十几分钟前,雷狮也在吐槽他的穿衣品味。

“那么——”海盗团团长动了,他举起锤子,阴沉乌云自天空汇聚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遮天蔽日,隐约有低沉的雷声传来,电光在他周身舞动,兜帽迎风猎猎,为他的表情更增一丝嗜血。

“不知道你够不够资格,让我觉得今天没有被白浪费时间。”

“哼,雷狮海盗团,原来是学校里的一群恶党吗?”安迷修将双剑垂至身侧,剑尖点地,寒冰与业火同时蔓延开来,汇聚成狂风大作,吹起他的衣摆,剑光愈亮,风暴愈强。

“讨伐恶党可是骑士的工作之一,那么,我也要认真一下了。”

“喂,等、等等啊……”其中一位女向导不安地望了眼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周遭,紧张地四下张望,仿佛在找什么似的说:“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你看到平时在学校里巡逻的那些白色机器人了吗?”

“……”另一位女向导默了一瞬,再张口时却被草石碎屑糊了满脸,那边的人动作迅捷,彼此间已见招拆招了十几个回合,早打得不可开交,而他们身后,雷霆与风暴交缠肆虐,将周遭的一切寸寸毁灭。

“我去……这是什么神仙打架现场吗?!”

-TBC-

评论(12)
热度(121)

© ⭐北星初晓⭐ | Powered by LOFTER